20130817064742141131

橘色的 Herms Birkin。

  在快时尚年代,几百元就可以在零售店内觅得一件时髦美衣、或一双潮流美鞋。但设计师品牌的衣服鞋包,动辄上万,过去几年内每一季都在不停地、看不到尽头地、令人咋舌地节节攀升。奢侈品究竟有多贵?在精品购物网站 Net-a-Porter 上,超过 1000 美元(约合人民币 6120 元)的鞋子有将近 200 双,其中 Christian Louboutin 的水晶缀饰高跟鞋标价达 6395 美元(约合人民币 4 万元);另一家奢侈品网站 Luisa Via Roma 上,Dolce &Gabbana 一条绣花连衣裙售价则超过 8 万元;Chanel 那支著名的 2.55 包,在香港的售价已然越过 4 万港币(约合人民币 3 万元)。

  《欲望都市》中的 Carrie 告诉我们,她花了 485 美元(约合人民币 3000 元)购买那双心爱的 Manolo Blahnik。十年过后,同一双鞋在 Bergdorf Goodman 网站上标价 775 美元(约合人民币 4620 元)。这样超过 50% 的价格增幅,即便在 CPI 普涨的时代也不可思议,却是奢侈消费品的常态:Cline、Bottega Veneta、Gucci 等,近一两年内进行过多次提价,每次涨幅都在 10% 左右。 

 20130817064742273810

《欲望都市》剧照。

  奢侈品为什么越来越贵?首先是一些老生常谈的经济学原理。尽管一件设计师产品的利润加成高得离谱,大约在六成以上,却也说明,一支 3 万元的手包,其成本就占到万元以上,用于设计人力、原材料购买、制作物流、广告投放、到店铺店员等等一系列环节。过去十年间,尤其是 2008 年后,这些成本直线上升,导致了奢侈品行业的普涨。

  在牛皮、棉花等普通材质不断涨价时,奢侈品赖以生存的稀有皮革也更为稀缺,Louis Vuitton 和 Herms 不惜买下澳洲的鳄鱼场以保证供应。劳动力密集型国家是许多奢侈品牌的制造地,曾经开创“中国制造”神话的天朝,工人的平均工资相比去年有了 12% 的升幅。同样的增长也发生在其他亚非拉国家。就连资本主义也未能“幸免”:OECD 的数据显示,法国工人今年的平均工资达到了历史新高。

  另外,虽然有些高贵冷艳上档次的品牌从不打折,但多数仍会参与各大百货的折扣促销,便于清理存货。消费者也深谙这点,只有那些资金雄厚的时尚或非时尚人士才会订购预售款,或者酷暑时分就购买早秋款。近来,品牌打折力度也越来越吸引人,两个月之前的新品 7 折贱卖也很寻常。但归根到底羊毛出在羊身上,为了不在即将到来的降价中“损失”太多,品牌在定价时就大可以事先提价。 

 

 20130817064742403484

Chanel Red Reissue 2.55。

  不过,根本的原因恐怕在于人们购买力的提升。根据凯捷咨询(Capgemini)的调查,全球高净值富人(High-net-Worth Individual,HNWI)在 2012 年达到 1.2 亿,比去年增长 9.2%,其中多数在北美地区,亚太地区的增幅则最高。后金融危机时代,有钱人仍在变得更加有钱,奢侈品的区区涨幅一点也不能阻止他们的购买欲望。至于到底会贵到什么地步,纽约资深销售顾问 Robert Burke 表示,“富豪们连私人飞机都要求装备 Herms 的皮革和 Loro Piana 的小羊驼毛,只要有需求,价格就会上涨。”因此,只要还有富豪,就没有“太贵”一说。